外来客与家人的和谐共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5日

作者:龚先群

戊戌年农历七月十二,侄子高兵接我们全家到他家里过 “月半”,临进大门,抬头便见大门右前方墙阁上有一个燕子窝。我很好奇,照燕子的常规,一般垒巢在木质建筑房子上,怎么在钢筋水泥结构建筑上垒起巢呢?就好奇地问侄儿侄媳,她俩就说这个燕窝垒巢来之不易,燕子开始垒巢无数次地失败,经过长时间多次地筑巢,直到最后的大工告捷。这个燕巢有多长时间了?已有八、九个年头。燕巢材料结构组成,是燕子把衔来的泥和草茎用唾液粘结而成,内铺以细软藤的叶子、各种杂草、鸟类羽毛等,还有一些青蒿叶,巢为皿状。燕子一般在 4~7月繁殖。每年繁殖2窝,大多在5月至6月初和6月中旬至7月初。每窝产卵4~6枚。第二窝少些,为2~5枚。卵乳白色。雌雄共同孵卵。14~15天幼鸟出壳,亲鸟共同饲喂。雏鸟约20天出飞,再喂5~6天,就可自己取食。食物均为昆虫。金腰燕体形似家燕,但稍大些。此种燕腰部栗黄,非常明显夺目,下体有细小黑纹,易与家燕相区别。习性亦与家燕相似,但大都栖息于山地村落间。燕是典型的迁徙鸟。繁殖结束后,幼鸟仍跟随成鸟活动,并逐渐集成大群,在第一次寒潮到来前南迁越冬。每年从这个窝里面孵化4至6只小燕子。小巧可爱的燕子,身体像黑绸缎似的油黑发亮。两只小小的眼睛炯炯有神,再配上一张米黄色的小嘴巴,简直美极了。燕子整天无忧无虑,自由的在天空飞翔。有时在屋檐周围转来转去,守护着自己的家;有时又从田埂飞向麦田;有时掠过水面,成群的剪裁着总是出现虚线的天空。燕子的飞行,给人一种轻舒优美的感觉,燕子的到来,给人一种吉利安宁的抚慰。燕子小巧玲珑,精力充沛,其翅膀尖长,尾巴分叉如剪刀,飞行迅速。它们的上体是乌蓝的,下体为白色。它们将巢筑于房屋建筑之上,它们雌雄双方轮番噙泥建巢,出出进进,行色匆匆,没有谁嫌恶它,我们家庭任何人都不想伤害这种生灵。微风细雨中,它们张着翅膀,却不拍打,仿佛是沿着一条神秘的线路在划动,于是空中就有了自由流泻的黑色的点,在蒙蒙的雨中,它们喜欢并排呆在电线上面休息,那些水汽使它们的羽毛更加光滑,更加剔透。燕子识旧主,每年气候一开始转暖,一对燕子就回返他家大门前上方燕窝里。小俩口叼草梗,衔泥团,协力修造小巢。它们追飞蛾、捉毛虫,给黄毛黄口的燕儿喂食。燕子巢从来不加防守,陪同主人度日度月,呷呷呷,吱吱吱,说说笑笑很是开心。

事情说来也巧,从他家筑巢了这个燕窝,小两口生育一子,从来没有发生什么争吵口角,大小事情有商有量,小孩听话懂事,现已大学毕业在武汉一家民营企业担任高管,侄子高兵是个体运输司机,侄媳张慧珍在县城个体摄像馆工作,家里的一切事情顺顺当当。的确一切不愉快的事情而被燕子带走了。说到侄子高兵家兄妹三人,父母大人三、四十几岁被病魔(父亲高东海患脑溢血、母亲陈三妹患肺结核)夺走英年的生命,她们兄妹三人就成了孤儿,妹妹当时还只有3岁,侄子高兵才8岁。幸好勤劳善良的爷爷在世,是爷爷将她们兄妹三人关爱抚养成人,爷爷不辞辛劳白天要在生产队劳动,收工回家急急忙忙要给她们弄饭洗衣,晚上还要陪同三兄妹一起睡觉,在那个年代油盐淡溥三兄妹睡到深更半夜要下床拉尿,妹妹年幼还需要爷爷揣屎揣尿,冬天里爷爷时常为她们兄妹深更半夜下床拉尿患上感冒咳嗽,爷爷从不叫一声苦和累一直坚持下去,拼命维持这个脆弱深度贫寒的家庭,天不亮就起床弄饭,侄子高兵三兄妹吃了早饭上学,三兄妹读书就全靠政府扶持和学校的奖学金,三兄妹的学业都是初中毕业(九年义务教育)。兄妹三人在爷爷孤苦伶仃关爱抚养下,高兵也学会做一切家务活儿,放学回家后辅导弟妹的学习,做饭洗衣服,真正的展现出“穷人孩子早当家”。周边亲戚、邻居、及一些好心人看见她们兄妹三人可怜也伸出援助之手,给些吃的物品和衣服。为这个家庭减轻了一部分困难和压力,爷爷在她们兄妹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时段,因年老疾病去世。苦难的家庭环境也磨练出她们兄妹三人很早懂得人世间的道理,从小学会成人的理智,勤劳节俭,兄妹团结友爱。如今兄妹三人都安家立业,家庭一切皆顺。弟弟高平也是个体运输司机,弟媳李红梅在家带小孩,弟弟的女儿高月五年级,学习成绩班级前一、二名,去年10月又要添二宝。妹妹高玉珍(生育一子一女),妹夫向大勇个体运输司机,平时还承包一些建筑小工程(临时小包工头),2018年秋季高考,妹妹的女儿向洁以638分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厦门大学中文系),儿子向鹏鹏初中读书,成绩中上等。三兄妹各自都有了自己温暖的家庭,日子都过得甜甜蜜蜜。

春天到了,小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它展开狭长的翅膀,张开剪刀似的尾巴,飞过田野,越过高山,寻找自己的家。燕子还会预报天气,每当快下雨的时候,燕子都会飞的很低,于是我查了鸟类相关资料燕子是一种益鸟,专门吃害虫呢!于是人们就更加喜欢燕子了。然让我更崇敬的是燕子的优秀品行,在我这么多年与其接触和相处中,从来没有发现过燕子偷吃农家粮食,不管是家里有人还是无人,不管是家里放着的生米、熟饭、菜等还是贵重食物,它都毫厘不损,可以说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对此我经常会用其来象征红色年代里的好干部,以及好人。而且燕子也不损害庄稼,不啄一粒稻谷、麦子和一根禾苗。燕子与麻雀对比,麻雀简直上不了燕子的档次。麻雀有嘴馋的嗜好,当麦子、稻谷等粮食置放门前和晒场晒太阳的时候,人稍不注意,一群麻雀便从空中而降偷食,赶走了过一会又来,而且还会啄食庄稼,因此庄稼人不喜欢它们,但没有下过毒手,只是想尽办法驱赶它,如扎稻草人,或制作一个穿上旧衣戴上斗笠的假人,或在庄稼地里拉上红红绿绿的线条,或有响声的易拉罐等吓唬吓唬麻雀而已。在这里,笔者提请全社会行动起来爱护大自然的益鸟,利用它们的独特功能消灭大自然的敌虫,换来一片蓝色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