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月·文苑】一位第一书记的为民情怀

发布日期:2020年09月10日    作者:谭闯   编辑:纪委宣传部   阅读:

陈永国系原政协办副主任,自2015年担任政协帮扶村中营镇棕园村第一书记,几年来,他一心扑在扶贫工作上。

吃过晚饭,天色还早。接连几天的紧张工作,让我感觉很有些疲惫。我决定独自出去走走,趁此好好放松一下。

我沿着水泥路缓步而上。走到一高处,我登高而望。棕园的山山水水尽收眼底,蜿蜒的水泥路如一条白色的巨龙缠绕在大山腰间。回想三年前我刚到棕园村的情形,禁不住喃喃自语:“变化太大了,变化太大了。”没有党的扶贫政策,没有政府这几年的大量投入,没有县政协这几年的倾情帮扶,偏僻闭塞的棕园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变化!

我继续沿公路缓步前行。思绪随着脚步一路路打开。我突然感觉眼角有些湿润,一颗泪珠从眼角滚落。我今天是怎么啦?是啊,一晃来棕园3年多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不管曾经历多少的酸甜苦辣,我对脚下的土地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对这里的群众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

路通了,电通了,水通了,老百姓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但如何让这里的老百姓富起来?作为这里的第一书记,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有时甚至感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一直在思索,一直在摸索。我为此烦恼过,苦闷过,甚至为此夜不能寐。

我自幼生在农村,在基层干过二十多年,对农村熟,对农民熟,亲历过许多的扶贫模式,也带领群众搞过一些项目,种烟、种菜、栽种水果、药材,办场,最终效果好的都不多,大多数群众只是解决了温饱问题。多年的历练,让我不喜好高骛远,更想踏踏实实做事。要真正带领大多数群众走上致富之路,没有那么简单。说实话,保守也好,胆子小也好,我不愿让棕园村的群众冒险,不愿让他们交学费。群众交不起这个学费啊!那么我这个第一书记,怎么带领大多数群众致富呢?有时我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一度想要辞职,把位子让给更有能力的人。年迈多病的父亲八十多岁了,也需要我照顾。当第一书记几年来,回家少了,对父亲的照顾更少了。

组织的信任、群众的信任,又让我决定继续留下来。

我常问自己,棕园的劣势是什么?偏远闭塞,山大人稀,老百姓的文化素质低,观念陈旧。

棕园的优势是什么?山林土地资源丰富,老百姓纯朴善良。

如何发挥棕园的优势引导群众致富?离开棕园的实际,离开每一个家庭的实际,都一定不会有好的效果。致富的路千条万条,实事求是、因户施策才是最好的办法。

棕园134户、432人,劳动力252人,外出务工150人,我把家家户户盘了一个底。根据各家的实际,一一想出相对好的路子。我把我的想法和他们交流,供他们参考。

贫困户王本善两夫妇在县城帮女儿打理餐馆,我去过几次,虽说很辛苦,起早贪黑,怎么算一个月也有万把元的收入。贫困户王本万,50多岁了,至今仍是孤身一人,常年漂泊在外,我多次和他通话,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贫困户张二行是我的联系户,一家4口常年在外打工,收入也不错。为了让他一家安心在外打工,我们尖刀班商讨后租住他家,为他照看房子,也为他一家增加一点收入。

对于留守在家的,我的想法是首先要利用好棕园山林土地资源丰富的优势,走靠山吃山之路。棕园的箬叶资源丰富,一定要先把能搞手的钱搞到手。我常给村民算账,只要人勤快,一年打箬叶搞个两万块钱是没得问题的。只要天气好,季节合适,督促村民上山打箬叶是我的任务之一。老天赐给你这么好的资源,这样的钱都搞不到手,还谈什么致富。有了这笔相对稳定的收入,足以保一家老小衣食无忧。

记得2017年6月12日上午,我路过彭三春(化名)家门口,看见街檐上围着一群人,有三个人在打百付,旁边有六个人,坐的坐,站的站,在一边看。

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掀了牌桌子,大声对他们说:“这么好的天气,打么得牌。我这个书记无能,但陪你们打箬叶还是可以的。走,今天我什么都不搞了,就陪你们去打箬叶。”我心里急啊,勤劳才是致富之本。

第二天下午,我带了瓶酒,到彭三春家给他赔不是。他拉着我的手说:“陈书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怎么还能怪你呢!”

督促村民上山打箬叶,我担心最多的是安全问题。不管碰到谁,我总是千叮嘱万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请教经验丰富的村民,将他们的经验进行归纳总结:一看地形险不险,有无危险在眼前;二用根子戳一戳,有无毒蛇丛中窝;三把脚下跺三跺,看看是否会滑坡;不把安全牢记心,一年辛苦甩大河。

棕园村人少田多,一家喂三、五头猪没得问题。再加林木花草多,蜜源不愁,适合养蜂。打箬叶、喂猪、喂鸡、养蜂,成本低,风险小,搞得好,一家能有个四万元的收入。吃穿不愁是没有问题了。这个目标不实现,我是不罢休的。

今年初,我到贫困户刘志和家查看猪圈,发现栏中只有一头猪,问及原因,说是买不到猪仔,三天内,我就把猪仔给他送到家。养猪场还是养猪厂

有的贫困户想办场,搞大规模养殖,我打心眼里高兴啊,但资金问题、安全问题、市场销路问题都不能不考虑。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

贫困户王本树办起了养猪场,规模达到了40头。他们两口子我是了解的,朴实善良,特别勤劳,我从内心里喜欢他们一家子。他们办起了养猪场,我既高兴,又担心。我三五天要到场里转一转,给他们叮嘱这、叮嘱那。隔一两个月,请专门的技术员来场里看一看,给他们做些技术指导,保证不出安全问题。我跑前跑后为他们申办了养猪专业合作社,希望这个场越办越好,越办越大,他们能成为村里的致富能人和致富带头人。

我常想,发展产业,要有带头人。带头人需要劳动技能,要思路开阔,要一定的文化,还要乐于助人,能发挥带头作用。我一直看好村里的陈绍兵。这个31岁的年轻人,高中文化,预备党员,为照顾年老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这几年,一直在家务农,也尝试性地零星种植过一些药材,有一定的生产经验。他家住高寒边远的四组,地理位置适宜药材生长,也适宜发展养殖业,尤其是养鸡。通过倾心座谈、引导,陈绍兵心动了,决定放开手脚拼一把。

2015年7月中旬,陈绍兵在离自家房屋不远的山林里搭建了简易鸡棚,从县城买来500多只鸡仔,开始了生态放养,三个多月后,存栏已达1200多只,现已发展到3000多只,“鹤峰县中营镇棕园生态家庭农场”建起来了。

不久,陈绍兵又四处筹借资金,栽种了独活,牛膝、川乌、贝母等100多亩,黄柏100000多株,建起了初具规模的药材基地。为帮助陈绍兵获得国家金融政策的扶持,扩大生产规模,2015年12月份,协助陈绍兵注册了“鹤峰县盈收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这是棕园村的第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包括蒙古村在内的14户贫困户加入到他的药材专业合作社,签订了精准扶贫帮扶合同,陈绍兵为他们预先提供了40亩牛膝种苗和肥料,待药材回收时扣除。

我从内心高兴啊,但辐射面远远不够,能受益的群众还不多。

从长远看,棕园村大多数群众富起来,还得靠山。经济林、药材、有机茶……把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把棕园大山变成真正的金山银山。

我常问自己,我是不是老了,没有闯劲了。凭我多年的经验,还是稳妥点好。老百姓不容易啊,还是实实在在致富好。我所想的,我能做的,就是带领这里的大多数老百姓,路,一步一步的走,钱,一分一分的挣,慢慢将这里的大多数群众引上致富路。

天不知不觉完全黑了下来,一阵微风吹来,公路两边的林子呼呼作响。我仿佛听见有许多人在呼唤我,仿佛看见很多双期盼的眼睛在看着我。

三年多的朝夕相伴,这里的群众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这里的群众啊。在我的心里,他们早已是我的亲人了!如果没有新的人选,这个第一书记我还是要继续当下去的。一路想来,思绪万千。我回到住地,一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了。心里想着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好多工作等着我呢。

Copyright:中共鹤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鹤峰县监察委员会,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地址:湖北省鹤峰县容美镇城墙路2号(邮编:445800) 电话:(0718)5282596 传真:(0718)5281948
鄂ICP备 12012955号-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鄂新网备080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3005号 恩公网安备42280002000110号
技术支持:鹤峰网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