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父亲的火镰包(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向端生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2日 点击数: 字号:

文 / 向端生

时代的进步将淘汰掉不少人们生活过的物件。有的将永远消失。现在还能想起来,记一下,也是很有意义的事。

我的父亲青年、中年、甚至老年初期曾经在大裤腰上挂有一个火镰包。包里面有一砣很很硬很硬黑色石头,还有一小块大约一寸左右的三角形铁片,另外就是用猪尿泡皮严严实实裹着的一砣火草绒。

黑色石头叫火火镰岩,三角形铁片名打火铁。火草绒是用一种名火草的植物叶,秋天成熟后取草叶晒干,揉成细绒的,那物件接火快。

火镰包的作用是取火。我记得,当年,一般吸草烟的男人都备有一个,也有女人也备有一个。

上山劳作,歇稍时用草烟解除困倦,从裤腰上的火镰包取出火镰岩和打火铁,然后打开猪尿泡皮取出一小砣包裹着的火草绒,将火镰岩和火草绒靠在一起,右手执打火铁,用力对着火镰岩打击,一时火星四溅,火草绒顷刻即冒烟了。事先卷好的草烟就有火来点燃吸上了。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打火铁不是一般的铁,它必须有钢,一般是旧薅挖锄还有余钢的铁角或旧刀具的铁角。

火草绒是草,容易被雨水打湿,所以必须用不透水的物件包裹着。父亲年轻时,没有胶纸之类的隔水包装物,只能用猪尿泡来做,杀猪时先将猪尿泡取下后,在地上用脚搓辗,除去油质等杂物,然后用吹鼓胀起来,先让孩子们当汽球玩,玩破后,大人才将猪尿泡剪成方块状,用于包火草绒。

土家族山民上山做农活,难免遇上雨天,有了火镰包,就不怕生不着火了。如果那家捂的火种熄了,也可用火镰包来生新火。这也是土家族人一种生存智慧。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

  • 暂无资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