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我的下洞之行(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杜雪平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3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记忆中的战斗

鹤峰五里乡的左阁寺,是我县的红色景点之一。这里早已没有了寺庙,只留下古庙的传说和战火的遗址。

久雨初晴,阳光灿烂.新明和贤清一路驾车陪我来到中坪村,穿过茂密的玉米林和大片的烟叶,过了深溪河来到一条清清的护村河边,河水清浅欢快,几只花斑鸟儿从水面掠过.知鸟在河岸的树杆上声声叫唤着“如意!如意!”歌唱着富于高山气候凉爽的六月.

礼貌而又热心的兄弟倆,带我来到一户农家别墅,是为找到八十四岁的张仕元老人,听说他曾参加了这场战斗.老人精神状态不算好,是贤清把他从铺上叫起来的,他听说有人要他讲左阁寺的战斗故事,来劲了一骨碌爬起来的,老人一脸的兴奋:“没人比我更清楚,那年我十三岁,我一直帮解放军送水喝,从我家带路到左阁寺对面山上.”老人眯了一下稍带疲惫的双眼,沉浸在战火纷飞的一九四七年——

鄂西北军区江南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张才千与副司令兼副政委李人林,纵横驰骋在湘鄂川黔四省的边界上,国民党早已是闻风丧胆.恨之入骨.

一九四七年二月,张才千、李人林两名优秀的指挥员决定剿灭盘踞在鹤峰白果坪及下洞坪(今中坪村)一带的国民党湖北省保安警察总队第九大队邱仕贵的反动势力,清除这只拦路的“邱老虎”。

左阁寺位于鹤峰的东北部,与五峰湾潭相邻,与湖南石门泥市(今壶瓶山)交界,海拔约1200米,山势险峻,只有一条窄窄的山涧小路。三面绝壁悬崖;奇峰独岭,古木阴森;东面遥对右角尖险峰,这里距白果坪只有几公里的天险山路,邱仕贵就利用这两山夹峙的山隘,将指挥部设在山隘后面的左阁寺庙内。敌军居高临下,在周围布下明碉暗堡组成严密的交叉火力网,封锁我军的进攻。部队首先经过周密的侦察,首长根据敌我所处的地势,采用声东击西,正面佯攻,迂回敌后的夹击战术。

三月二十二清早,苟世兴率领第九中队不足100人为第一梯队,急行军路过张嘎苞张仕元的家,父母见部队纪律严明,说话客气晓得是好人,悄悄告诉孩子们:“莫怕,这是好人部队”.战士们跑得汗流浃背,一定口渴无比,父母示意儿子张仕元为站在屋旁歇气的战士端口水喝.于是他拿起瓢瓜从自家水缸里一瓢一瓢的端水,队长发现后叫战士们自己去端别累坏了好心的孩子,还叮嘱战士们不要喝得太急,喝急了会生病的……老人一生都会记住,走热了不可喝冷水的.战士们小憩一会,说要绕到左阁寺附近,小小的张仕元乐意去为解放军带路.部队已将左阁寺正面陶家廊子为阵地,摆出攻击的架势,张仕元找到一把用半边葫芦壳做成的水瓢,从陶家后阳沟的土水井里为战士们运水解渴.战士们打的是佯攻,吸引敌军主要火力;第四、第六两个中队带有200多人,组成第二梯队,由冀述礼、王永生率领,迂回敌后袭击。由于路径为敌所阻,迂回部队无路可走,在下洞坪乡亲们的导引下,从上午10点钟出发,经打岩场、猫儿背、夹界、苦竹垭、长湾等地,一路踩水沟攀树藤过悬崖峭壁,到下午3点才绕到敌军阵地背后,占领所有山头的制高点,截断敌军退路。迂回部队向敌发起迅猛的攻击,正面部队由佯攻改为强攻。枪林弹雨,天真的张仕元头上响起嘘嘘的子弹穿梭声,他不惧危险还爬上一方大青岩看热闹,排长一手把他拖下来厉声说:不要命哒!又怕语气重了委屈了孩子,温和地抚摸孩子的头:你真勇敢,执行命令,赶快撤退!当时张仕元不懂什么叫撤退,以为是跟着向前冲杀,也就直往对面山上跑,被一个战士一把抱住:小孩,你娘等你回家,快点走!他才似懂非懂停下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跑.跑转不过两三里,他又停下脚步还是不舍得离开战场,扒在一块大石头下,随嘹亮的冲锋号响起,他默默为好人部队鼓劲,加油!

敌军在我军前后夹击下,仓皇逃跑,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邱部的士兵配有长枪短炮,攻击和防御能力不亚于国民党正规部队。英勇的解放军战士猛烈冲杀几个时辰后,敌方的阵地逐渐缩小,完全压缩在左角寺内,邱部的300多人大部分已被剿灭。溃散的士兵纷纷抱头鼠窜,许多人已弃枪跳崖,摔死摔伤数十人,号称“邱老虎”的邱仕贵化装成伙夫,杂在溃军中逃往白果坪。战斗中俘获敌军10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这次战斗震撼了湘鄂边,也牺牲了3名解放军战士.两省三县边界的乡亲们都称赞张才千李人林的部队是天兵天将,硬把一个“邱老虎”变成了“邱老鼠”……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四点,再晚天黑前就不能返程了.张仕元老人说起故事一点也不觉得累,如酒逢知己一样余兴未尽.我们只得匆匆作别,驱车直上左阁寺去瞻仰烈士墓和左阁寺战斗纪念碑.

左阁寺右角尖的传说

不清楚左角寺的修建历史,只懂得经过左角寺之战,又因多年失修就只剩下一座荒山.寺庙,因时间而淡化,而山上与青松翠柏相伴的烈士墓和左阁寺战斗纪念碑已是人们心中永不磨灭的丰碑.左阁寺虽消逝已久却依然留下很多传说.

站在纪念碑前遥对苍翠的右角尖,我止不住想起多年前到过一次下洞,那时属五里区下洞乡,我有幸遇到一位80多岁的贺婆婆,她的故事就像满山的箬叶,叫我至今难忘.

从前,右角尖上有一座小庙,里面供着一尊高大的祖师菩萨,初一十五香客不断,许愿还愿,十分灵验,谢恩的红布挂满整个山尖.一天,一个烧十宝香的大嫂带着一个调皮的儿子刚上到山顶,就要进得庙门,小孩贪玩攀爬在一棵板栗树上,母亲喊也喊不听.又上来一拨香客,是还愿的要在庙门前放鞭炮,鞭炮一响,小孩在树上一惊慌不慎掉下悬崖.母亲吓得魂不附体一股劲地呼唤:菩萨,快救救我的儿啊!在场的香客也都纷纷跪下,虔诚地求菩萨保佑.

半个时辰调皮的小孩神奇地出现在悬崖上的树林里,大家帮忙把他接了上来,小孩毫发无损,他告诉娘,自己是被一匹红布缠着的.庙里有一个吃斋信佛的田爷爷,他为白天小孩的事惊恐不安,等香客走尽诚心拜谢菩萨.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与菩萨对起话来,菩萨说,右角尖太悬了,我要到对面山上平和些的地方去,免得敬奉我的人失格(受到危险),我往对面山上撒了一把铜钱,你明天在山上等起,未时初刻有人挖到金色的东西,我就落到那里.忠厚的田爷爷清晨就跑到山上守起,一直不见人上坡.

约到晌午,老人远远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背一破背篓,一看是个挖药材钻山的,田爷爷个子小,躲在树叶茂密的大树后面,仔细观察来人的动静.那人大汗淋漓走近一棵大树,坐到石头上歇气.看看背篓里大概是天麻,但没挖到几个,他无奈地摇摇头,取出随带的午餐红薯,准备剥的吃,田爷爷干咳几声绕到他跟前谎说自己到后坪去走迷了路,那人打量着老人,心想:比我还遭列(可怜).“后坪我晓得,等哈我带您走.”说着急忙把红薯递给老人.田爷爷的确很饿,大清早就出来的,他看出这人很善良,说什么也不要.还劝他莫急,今日兴许挖的到东西.那人将红薯掰成两段,多的一截给了老人.

吃完了简单的午餐就邀老人下山.田爷爷想,佛缘佛缘讲的就是一个缘字,他这么善良可能就是有缘人.就说:“这里凉快,我想多待会,你就在边上(附近)找找再走不迟.”那人听话的在草丛里寻觅,忽然惊喜:看到哒,有天麻!一锄挖下去,“拐哒,挖到黄金哒,大伯您快些来吆!”田爷爷跑过去一看,不多不少六个土豆大小的金马.田爷爷大喜:佛渡有缘人……

那人不贪财,他要老人处理.田爷爷说明了来由.他们把这些金马敬献给了朝廷,朝廷拨款在此修了很气派的左阁寺.

大前年,我又听柏榔村93岁的邓婆婆说,下洞以前年年不是旱灾就是水灾,右角尖上有一座庙,香火旺盛.有一回菩萨给人托梦说不想呆到湖南,他要飞到湖北,于是下洞人夜以继日赶修着庙宇,三个半月就差不多完工了,内外共81块麻条石还有3块没铺完,一夜之间,菩萨就连同钟鼓一起飞了过来,从此下洞人过着风调雨顺的日子.

时光像深溪河一样静静地流淌,远去了晨钟暮鼓,远去了战火纷飞.就让岁月的花絮来装点这里的绿水青山.

结义三样树

车在如诗如画的田园里穿行.凉爽的自然风伴我的心情一起放飞.

我想晴天要比阴天黑的晚些,新明和贤清乐意驱车陪我去看后坪村的三样树.只进程一半路,村民正在硬化组级公路,我们抛下车,步行约两公路,过了几道山湾走过一片翠绿的茶园,便可一眼望到一片古木森林,一旁有一座单独的农家小院,当我们走近农舍,从屋里走出一时尚女郎竟是贤清的用北京话来说就是发小,阳春热情地招呼我们,我们因赶路要紧,阳春陪我们钻进遮天蔽日的深林子,有三棵挂牌的大树,我想三样树应该是老大吧,就先不论树龄,只看家族.你们是连体三胞胎?错!一定不同父母,那就叫你“后坪三结义”吧.

桑树,柏树,五倍子.桑树一定是大哥,那两兄弟好像是附在你身体上长大的,你们相拥而立共同成长,听说桑树每年的五月都会绽放出幸福的花朵.不娇不艳葇荑花絮,准确地说开花的桑树应该是雌桑,就像一位温婉柔情的大姐姐.呵护自己的小兄弟一样.想不到植物也跟动物一样有灵性,你们的结合真让人感动.并具一定的现实意义,使人联想到“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你们受“风的媒介,鸟的牵引.”早已构建了命运共同体.

告别了三样树回到车上,眼前浮现出春风中摇曳的桃花,我忽然想起几句歌词: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桃花含笑映祭台.这一拜,患难相随不分开,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难怪后坪三结义,此处正是桃源地.(作者:杜雪平)

责任编辑:周金平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

  • 暂无资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