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巷子里”有好酒(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勇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6日 点击数: 字号:

“来瓶林德曼樱桃味的?”洋溢着艺术气息的年轻女老板(以下简称“艺术家”)眉角稍扬,莞尔浅笑,却丝毫掩藏不了她脸颊那些狡黠,“如果你会喝酒,肯定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地域风情的。”

其实,我并不会喝酒,虽然我喝过的酒的总量吓人——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有一口足够大的缸,把我20多年来喝过的酒倒在一起,至少可以供3个大男人在里面玩“狗刨水”。细细一想,这20多年来,我高兴时喝,哀伤时喝;欢闹时喝,孤苦时喝;应酬时喝,被应酬时喝,绝对算得上是“酒精沙场”。一位朋友曾幽幽地劝说我,一个男人,如果能从女人和酒中间站起来,那就有了直立行走的能力。

我胡思乱想的间暇,艺术家一个优雅的回旋,一瓶古装古色的啤酒,像一把待弦鸣奏的小提琴,顺着她左手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地站到我面前的小方桌上。

酒杯就不用了吧?我说。

艺术家大吃一惊,如此美妙的酒,怎么能……

我没有理她,也懒得理她。直接扯开瓶塞。我固执地认为,喝酒的样子并不重要,或者说,喝酒并不一定需要仪式感的。这世间哪,往往是不和谐的“共处”呈现极其和谐的舒缓。懂了其中妙处,很不规范的喝酒姿势,也蛮有意思的。

“好酒!”瓶子一蹾,我惊叹不已。

“怎么样?”艺术家笑眯眯的。

“初入口的麦香,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倒是那一缕‘回酸’,既像经年的酒,更像鲜榨的果汁儿,绵而又延的。”或许,是这款酒真有这么好,也或许是因为直面艺术家的原因,我有些怀疑,我的味蕾与心灵,已经携带着朦朦胧胧的诗,一块儿穿越了时空,在那很遥远很遥远的比利时,鸟儿鸣得欢,樱花粲然,淡淡的酒香恍若三月的风,农家小院子里,一张张醺醉的脸。

艺术家开心了,她又来个小回旋,拧来一支“百威”(也不排除,艺术家是想多卖出去一瓶酒哦)。

“‘百威’,还行。”我实话实说,但回味很有悬殊,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百威已过初秋,林德曼正值谷雨——樱花匆匆,春浓!

转角遇上爱,好酒怎能没有好菜?

艺术家更开心了——原来,她还卖烧烤。

点菜不是我长项,委托艺术家在五花八门的菜单子上画“勾勾儿”。

瓶中的樱花味还在味蕾上旋转,琳琅满目的一桌菜品已经铺陈开来。分类尝了尝——

清蒸的生蚝,蘸了专配的酱,入口即化,回香远久。

蒜融的小龙虾,咂口舔舌的,好吃到只差吮手指了。

热气腾腾的烤羊肉串,欲罢不能,欲罢不能。

秘制的花菜,脆,而鲜嫩。

湘派的鸭头,麻得像四川,辣得像湖南,香得暂时没找到个地方打比较……

好吃的太多,但已经不能一一列举了,不然的话,有些人会添油加醋,给我披一件挑剔的外衣。这种事情,不能说深了,人人都懂的,酒只能喝得刚好,喝多了就容易着别人的道。

对!继续喝酒。

这次,艺术家推荐的红枣泡酒。烈!不过,与什么百威、林德曼樱桃、科罗娜等穿洋而来的东西相比较,我还是好这一口,毕竟,异域的风情再好,也没有故乡的敦厚、温馨与慈爱。泡酒的红枣是鹤峰的,泡红枣的包谷酒是鹤峰的,何必向往他乡明月?我自有我陶醉的方向。

就这样,于是便醉了。

当我摇晃着从城南容阳半岛离开时,才想起来两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是艺术家本是唱歌的,应该礼请她,清唱一曲,享受一次歌声飞扬;二是这家店名叫“巷子里酒馆”,应该帮我的味蕾记下来,以免下次找错了地方。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

  • 暂无资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