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走进石门仚(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向端生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1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图 文:向端生

2019年12月31日,天气晴好,胡吉元老师邀我去石门仚考察陈连升与白莲教对峙过的战场。

石门仚,我误以为石门县。胡老师说是邬阳乡石龙寨村的一个小地名,就在他的老家的老房屋旁边不远,准确地说就是他弟弟的自留山。胡老师还给我讲了那个“仚”字的写法,是“人”字下面一个“山”字,我查了《新华字典》和《古代汉语词典》上面没有收入这个字,然后才在《康熙字典》中才找到这个字,意思是人在山上。

我是坐七点半的邬阳班车去的,先是到邬阳村村委会找到尚在尖刀班驻村的胡老师,然后坐他的越野车到石龙寨村一组的白蛙坑。

白蛙坑是邬阳关的门户,系建始的二叉口上邬阳关的必经之地。坑,在鹤峰,即堰塘。原来这里是有一口大堰塘的。在过去,石龙寨这一面山是缺活水的地盘,山民要吃水需得靠天,一家或几家择地挖一口大堰塘,蓄雨天之水以用之。

白蛙坑本是杨、田两姓祖人掘出的两层楼深的深水之坑。但后来,由于一个名叫印泽章的人在附近修屋造宇,加之在民国年间他常回巴东族居之地,有人问及他居住的地方,他都告之为“鹤峰白蛙坑”。于是,“鹤峰白蛙坑”这个标志性的地名,也就随他行走过的路线,传到了建始、巴东、五峰、长阳等几县连界的很多地方。印泽章在白蛙坑当了几十年大队长,主持修了很多梯田。如今,只要走进这一带,那一层层叠加而上的梯田,那一行行生机盎然的茶畦,大有爽心悦目之感。

白蛙坑老屋场上现在的业主是胡吉凤,是一名从事传统白酒工艺的酿酒师。我和胡吉元老师到他家,自然是品上了他老道而又醇厚的包谷酒。据他自己讲,他每年煮的几万斤酒,都销到了很远的地方,家中很少有库存的。

白蛙坑老屋场门口有一方大坪,名田家坪,约十来亩。现为鹤峰县金阳公司的有机茶示范基地。然而,至少是在225年前,这里即是满清鹤峰州选拔武功人才的重要教场,据说陈连升打擂台就是在这个坪坝中央进行的。原来,这个坪中有块二十平方的方正平石,3米远的旁边另有一小型平石即考官司令台。打擂台的人即在巨石上龙战玄黄,四周则是可以围观上万人的平坦之地。

现在的这个坪中,已经没有了那个石台。上世纪搞农田基本建设时,大石台、小石台均已被炸毁。炸破了的石头,被人们抬到坡上砌了梯田保坎,坪中则填土改作了良田。

胡吉凤带我们走进了石门仚。这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树林,有些树可能都有几百岁了,多是岩橵子,通杆标直的,最高的有上十丈高。林子里面到处都是石英石,与石灰石所形成的山大相径庭,石灰石一般是一山即一个整体,而石英石多是分开的即使是一山,都是个体的叠放或堆磊在一起的,我们这一带叫它黄冈石,或黄光石。

这一山的黄光石,有的如门板,有的如墙壁,有的方,有的棱。有的几块构成一座城堡,有的相间被隔空如战壕,有的象是人工修筑的战争弹药仓库,有的还如秘宫。

据胡吉元老师说,石门仚是一代又一代族人口耳传说中的古战场。据传,白莲教首领覃佳耀、林之华等,由建始官店沿薄刀梁奔袭而来,准备进攻邬阳关,陈连升的队伍驻守在石门仚,并且在邬阳关的曾家台用大炮轰击来犯之敌,使白莲教受到重创,然后追击至建始的八垭寨,迫使白莲教人马被退守在今小麦田一带。除覃家耀、张正朝等少数教徒杀出血路逃脱外,其余全部跳崖身亡。

前些年,胡吉凤在石门仚的树林中的一个石堡磊中拾得了两只酒壶,还有铁球状炮弹5颗。这些东西可以作为老一辈传说的实物证明。

胡吉凤家还有一些古物。既有珍藏价值,也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从石门仚出来,我们又到关垭看了那里的一片古战壕,那些战壕可能是土司时期的。亦可能是改土归流以后某个时期的,最大可能是防役白莲教时期,陈连升率领的鹤峰州塘兵修筑的工事,这地方地势居高,视野辽阔,巴东也好,建始也罢,凡有来人,尽在目击之中,好人、歹人,来多来少一目了然。关垭与石门仚形成了表里,关垭为其表,石门仚为其里,表里相依,来犯之敌误以为只有关垭才有重兵,如果他们突破了二岔口,进到了白蛙坑,很快就会遭到伏兵的袭击。遥想当年,曾家台、关垭的火炮对对山的白莲教兵佣一派炮轰之后,清军伏兵在炮火的俺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很快出击,冲过二岔口,追上八垭寨,将白莲教徒逼上了绝路。这一役,陈连升名声大振,得到了湖广总督的嘉奖,并很快被清政府提拔重用。嘉庆年间任鹤峰州清军千总,后调任保康营守备;道光年间先后任广西左江镇都司、广东连阳营游击,增城营参将。 道光十九年(1839年)在官涌因抗击英舰的进犯立功被提升为广东省三江口副将,直到为国捐躯,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民族英雄。

后来陈年振、陈宗瑜的农民自卫军,也可能在关垭一带设了瞭望哨,也可能利用了这此古战壕,但确切地讲,不会是神兵们挖的这些战壕,因为当时的邬阳神兵的大本营在灯草湖。大蟆岩、斑竹园、凤凰寨等都是操兵练武之所。

邬阳,这块神奇的地方,到处都有故事,还有许多许多历史的沉淀等待人们的发掘。据博物部门的专家猜侧,容美土司并不是原来人们说的从长阳迁徙过来的,因为很多资料显示,长阳曾受到容美土兵的袭扰,长阳的文史专家们说,容美土兵是从西边过去的。据此说明,容米部落很可能就是在邬阳、金果坪、官店这一带边界地区繁衍、发展、壮大起来的。然后才向西扩充,建立黄鸾寨。然后占领靖安土司的地盘,建立了容美中府。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