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英篇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1日    作者:佚名   编辑:纪委宣传部   阅读:

早年经历

贺英,原名贺民英,1886年农历4月14日(公历5月17日)生于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

贺英兄弟姊妹7人,她居长,下有4个妹妹,两个弟弟。长弟贺文常(即贺龙),次弟贺文掌。这样的家庭环境,促使她从小就帮助父母排忧解难,养成了勤劳勇敢、开朗倔强的性格。贺英小时候没有机会读书,到了六七岁便开始帮助做家务劳动。她在姊妹兄弟中威信很高,谁若互相打闹,惹事生非,旁人只要说一声"我向大姐告状去!"大家立即停止活动,鸦雀无声了。

贺英长到十三四岁,按照旧时代的习俗应当包脚了。可是,她敢于反对封建礼教,坚决不肯包。族内一些婶娘们责备道:"女儿家,伸出一双大脚板,不怕别人笑话!"贺英指着那些小脚女人嘲笑道:"你们包成二指宽的尖尖脚,走路一扭一扭的,小心踩死蚂蚁!"婶娘们讨了个没趣,只好又寻到她的父母说:"养女不教,一双大脚,疯疯癫癫,成什么体统?"父母听后叹口气,对贺英说:"香姑,你还是包脚吧,免得人家笑话。"贺英理直气壮地说:"不值得!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在脚板大小,要看她的路子走得正不正。我们穷苦人家,把脚包得尖尖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长起嘴巴靠谁养?"

父母听女儿说得在理,也就再没逼她包脚了。贺英一天天长大,到了十六七岁,挖地积肥,踩田除草,样样农活都是一把好手。

洪家关是一个英雄的集镇。从明清以来,农民被逼得多次吃大户,攻衙门,反抗封建统治的残酷压迫。他们组织"光棍会",团结一些敢作敢为的好汉,共同对付贪官污吏。男人们耍刀习武,玩枪使棒,她往往邀几个女伴在旁边观看,有时还向一些老年人学些基本动作。

转战湘鄂

好容易等到1928年3月,贺英率部正和反动派杀得难解难分,突然得到天大的喜讯:贺龙回来了。

贺英带着随行人员回到了洪家关。她同贺龙、周逸群、贺锦斋等领导人见面握手时,激动得流出了眼泪。贺龙笑着说:"大姐,我们回来了你应当高兴,你干嘛要哭?"贺英用手绢擦着眼泪说:"我太想你们了,这是高兴得流泪啊。"贺龙又告诉她:"大姐,我们现在是共产党了。"贺英连连点头:"好,好,共产党好。"她在武汉时就接触过周逸群,听他宣传过共产党的主张,她对共产党一直有好印象。

贺英把她的武器和主要人马都交给了贺龙,她身边只留了一些短枪和20多个弟兄打游击。她有时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某个地方,骑着大白马,身挎双枪,公开和一些地方武装头目谈判;有时提个篮子,化装成卖针线的小贩,串乡走寨,突然出现在大户人家的小姐房里,通过小姐的引见会见某地的团防老爷;有时化装成割牛草、扯猪草的农妇,攀岩越涧,钻进深山,深入绿林好汉的窝子,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规劝好汉们改邪归正,投奔贺龙。她这时身边经常只带着龚莲香和张月圆。

贺英协助贺龙工作,经过一个多月发动群众,收编旧军队,集合3000多人马,成立工农革命军,贺龙任军长,黄鳌任参谋长,贺锦斋任师长。湘鄂边根据地初创,工农革命军尚未站稳脚跟,就遭到敌人疯狂进攻。1928年7月,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前往石门、澧县、松滋一带打游击,桑植只留下一些地方工作人员和游击队坚持斗争。主力部队一走,地方团防、土豪劣绅、流氓地痞等统统都活动起来,他们疯狂屠杀共产党员和红军家属。贺英这时是游击队的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大家都叫她"司令",平时一般都称她"香大姐"。她带着游击队活动在桑植的罗峪、龙潭坪、四门岩,鹤峰的堰垭、柘平、太平、割耳台等地,发动群众,联系一些地方武装,巧妙地同敌人周旋。 农历八月的一天,贺英率领游击队从鹤峰开过来,在桑植罗峪一带打游击。这里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敌人轻易进不来,群众基础也比较好。贺英同农民一起做工夫,有时上山"赶场",不容易暴露目标。只是消息闭塞,很难同外界取得联系。

她陆续派出一些侦察人员,化装成老百姓到处打听情况,他们回来说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比如贺龙部队在石门一带受挫,特别是参谋长黄鳌、师长贺锦斋先后阵亡,南京、长沙的报纸大吹大擂,说什么"消灭共军干将"、"斩断贺龙两只臂膀"等,消息传到县里,剿共头子陈策勋得意忘形,更加不择手段地镇压革命。贺英的一个远房弟媳汤小妹和亲妹妹贺满姑都被敌人杀害了。

就在这时,贺龙率领的主力部队也陷入了极端困难时期。他们在石门一带打游击,几次受挫,全军只剩下200多人,70多条枪,从南北墩退到桑植与鹤峰交界的堰垭一带大山上坚持斗争。国民党军队姜文舟一个团600余人,步步为营,层层封锁,对红军实行残酷围剿。

贺龙将部队化整为零,转战于崇山峻岭之间。由于敌人的围剿日益加剧,增加了红军的困难,日不能归屋,夜不能成寐,仅一个多月时间,就转移了23个地方。特别是到了冬天,战士们还穿着单衣,寒风怒号,白雪纷飞,大家冷得直打哆嗦。穿深山,住岩洞,没有粮食,只好吃树皮,啃草根,过着非人的生活。红军越是困难,敌人越是缩小包围圈,扬言"不把红军打死在深山,也要困死在深山"。贺英得到贺龙被围困深山的消息,把部下召集到一起,商议解救办法,大家一致表示要长途奔袭,支援主力部队。

于是,他们采取以往惯用的长途奔袭的办法,到40里外的沙道沟一带打了几家土豪,弄了不少银元、布匹、棉花、腊肉、粮食之类的东西,用骡马和人力运着往堰垭大山送去。在堰垭贺龙见了她们,非常激动,说:"香大姐雪里送炭,解决了大问题。"贺英还建议道:"老躲在深山里不是办法,队伍'要伍','不伍'不成队伍。"贺龙与同志们都表示接受贺英的建议。贺英同兄弟们在堰垭住了两天,依旧回到了割耳台。不久,贺龙得到指示,将部队进行整编,加强政治思想工作,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他们将部队拉出堰垭,经沙道沟到咸丰县的黑洞,智取汪家营,夺得不少枪支。接着奇袭建始城,镇压了建始县长,在邬阳关收编了陈宗瑜神兵。1929年春解放鹤峰县城,5月解放桑植县城。红军日益扩大,根据地日益巩固。

1930年7月,贺龙率主力红军东下洪湖,与周逸群、段德昌等同志领导的红六军在湖北公安会师,根据中央指示,成立红二军团。从此,山区和湖区连成一片,湘鄂西根据地空前发展。

1932年秋,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实行残酷围剿。主力红军这时远在洪湖,湘鄂边苏区遭到国民党正规部队和团防武装的残酷摧残。10月的一天,沙道沟的团防匡超然、张焕然带领100多人包围割耳台,贺英只好率部转移,隐蔽在石家河的硝洞里。敌人扑了空,转一圈走了。游击队在洞里没有东西吃,得派人出去打给养。大家都争着出去。最后由贺英点到张月圆和几个机灵的青年人出去。他们这次上了敌人的当,没料到敌人转一圈走了,没过好久,一个回马枪杀回来,把女兵张月圆抓住了。张月圆被抓住后,敌人严刑拷打,要她供出贺英的下落。张月圆吃尽苦头,始终守口如瓶,没供出一个字。她知道贺英、徐焕然、廖汉生、向连生、肖银之、向楚汉等人都隐蔽在洞里,敌人要是知道他们的下落,将会一网打尽。她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出卖一个好同志。

壮烈牺牲

1933年5月5日这天晚上,贺英他们驻扎洞柘湾,由于叛徒许黄生的告密,团防队长覃福斋、神兵头子吴大坤、保长申海青带领300多人把他们团团包围了,敌人先打死哨兵唐佑清,然后用密集的子弹向屋里扫射。

贺英正在睡觉,听到枪响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从床上抄起枪来和敌人展开了激战。贺英镇定地拔出双枪从窗口向攻上来的敌人射出两串子弹,把敌人打得缩回了竹林里。她命令一班精强力壮的队员守住大门,叫二妹贺戊妹带领伤病员和家属,掩护他们迅速从后门撤退。

贺戊妹手握短枪带领着这些伤残老弱的人们冲出后门隐蔽地向外突围,她为了掩护大家安全撤退,向敌人连续进行射击,打得敌人不敢拢来,伤员和家属得以撤了下去。但她的腰部中了一弹,不幸负伤了,她顽强地紧捂住伤口继续战斗,子弹很快就用尽了。戊妹抽出大刀和扑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在砍倒数名敌军后,终因寡不敌众,臀部被刺刀刺伤,接着肋下和小腹被数把刺刀攒刺,血流如注,昏迷在地。

这时,贺英正在前门双手紧握双枪,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突然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大腿上,她"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徐涣然为她包扎,只见她健壮的右腿血流如注,子弹在雪白的大腿肚子上穿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徐涣然解下腰带,在贺英的大腿根部扎紧,然后用白布包扎好她大腿的伤口,背上她正要走,一颗子弹擦伤贺英的肋下,射中徐涣的肩膀,背不动了,只好把她放下来。贺英一边让徐涣然先走,一边继续还击,急切地说:"这时刻我怎么能离开战斗岗位,我掩护,你们赶快突围!"她不顾伤痛继续坚持战斗。"砰砰砰"、"咣咣"枪弹声响成一片。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队员们的伤亡在不断地增加,贺龙的两个外甥也都负了伤,贺英的伤口在剧烈地疼痛,血在不停地从伤口往外流,她咬紧牙关,鼓励战友:"坚持就是胜利,天亮我们的人就会赶来的。"她顽强地同游击队员一道英勇地阻击敌人,使敌人不能前进。渐渐地东方透出了鱼肚白色,她知道附近的游击队、赤卫队闻到枪声会赶来救援的。

正在这时,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一颗击中击中肚脐左侧,另一颗射入小肚子。小腹部的一颗是炸子,贺英的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洞,肠子顿时流出来一尺多长。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镇定的托住自己流出来肠子,将其塞回腹中。然后一边叫人用一尺宽的白布把自己负伤的肚子紧紧缠起来,一边把自贺满姑牺牲后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八岁的外甥向轩叫过来,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两把枪递给向轩说到:"四姥,莫哭,快去找红军,找大舅去,报……仇……"然后命令徐涣然等人撤退。

向轩接过枪,含着泪水和徐涣然等人一起撤退了。

贺英见众人撤退,她又端起枪来和敌人厮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腹部缠着的雪白的绷带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突然,敌人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了香大姐的胸部,射穿了她的心脏。她永远地倒下去了,她把一切都献给了这里的人民。

覃福斋终于带人冲进场屋,只见贺英凤眼圆睁,背靠墙壁坐在血泊中,手中仍然持着双枪。慑于贺英的威名,竟然没人敢上前查看。覃福斋命人对贺英的尸体又放了一排枪,见贺英全无反应,这才确定贺英的确断气了。

覃福斋下令将贺英的尸体和重伤昏迷的贺戊妹抬去县城领赏。走到村外一块水田里,突然听到身后洞长塆喊杀连天,原来徐涣然带着增援的赤卫队赶回来了。情急之下,覃福斋一刀砍下贺英的头颅提在手里,又割下贺戊妹的首级将其杀害,然后命人将两女的四肢砍下,十来个团丁每人各扛一节尸块,加快速度,逃了回去;徐涣然等人重夺洞长塆却不见了贺英姐妹的尸体,第二天敌人发布告示,声称已经将"巨匪贺仙姑等人击毙正法",贺英姐妹的头颅,被肢解的四肢和赤裸的躯干被悬挂在四门示众。

得知大姐贺英、二姐贺戊妹英勇牺牲,还惨遭分尸示众,贺龙心如刀绞,恳求贺炳炎去收尸,他说:"你带点钱去,总还剩得有点骨头渣渣吧,收拾一下。"

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收拢了烈士的遗体,缝合起来入殓安葬,解放后,烈士的遗骨被迁葬到了烈士陵园。

Copyright:中共鹤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鹤峰县监察委员会,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地址:湖北省鹤峰县容美镇城墙路2号(邮编:445800) 电话:(0718)5282596 传真:(0718)5281948
鄂ICP备 12012955号-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鄂新网备080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3005号 恩公网安备42280002000110号
技术支持:鹤峰网
快捷导航